二八彩下载app

NEWTV INFORMATION

李鸣:大变革 小变量——激荡大屏新十年

2021-06-06 发布者:未来电视

      2021年6月4日,在成都举办的第九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期间,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互联网电视工作委员会召开以“十载积淀同磨砺 筑梦启航新大屏”为主题的互联网电视产业发展论坛。

      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互联网电视工作委员会理事长、未来电视有限公司CEO李鸣在论坛上发表了题为《大变革 小变量 激荡大屏新十年》的主题演讲。

0954406766498628.png

(图为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互联网电视工作委员会理事长、未来电视有限公司CEO李鸣)


以下为演讲全文——


     为什么要说互联网电视这个行业是第十年?2010年,广电总局的领导们勾勒规划出中国互联网电视产业发展的规范,同时在2010年底向中央电视台发出了第一张互联网电视牌照。2011年,陆续得到牌照的同仁们开始成立公司构建互联网电视业务版图,这个行业的组合就此配齐,一起走过了十年。

     认真想想我们一起走过的这十年,互联网电视产业在蛮荒中出生、在混沌中摸索,在广电总局的指导下,在产业各方相互砥砺相互沟通中,跌跌撞撞地走过十年,今天只能算略有小成。

     我们面临着一个产业的大变革,但这样的大改变是以小变量的方式一天天慢慢呈现的。许多小小的变量,在量变中积累着行业的质变。回头看,电视匆匆走过它的百年历程,看电视百年、看互联网电视走过的十年,其实就是一条通过技术驱动产生新的服务供给、通过行业从业者不断更新迭代服务方式获取用户的过程。

     用户所感受到的是来自于电视机的体验变化,我们看到了黑白、彩色,高清、超高清,背后的推动力是网络的迭代,从铁塔的信号发射到有线传输、卫星覆盖,再到互联网的广泛连接,在全世界催生出互联网电视这样一个产业。

     我们生于技术,但我们必须成长于服务。电视如是,互联网电视亦如是。

     在这个大变革的时代,新技术不断为我们的产业赋能,5G带来了效率提升和一些新场景发生的可能性,AI带来更高效更精准地与用户之间的匹配,IoT让万物互联时代的内容服务可以在更多的场景中为用户提供帮助、提供服务。

0956534752766815.png

     不过,我们必须要特别敏感地感受一些变化。有一种可能,我们在以往所积累下来的经验,有可能会在人群的不断成长迭代中失效。人群的代际更新,会是很多行业的巨大变量。千禧一代此刻就坐在现场,Z世代已经加入社会,全新的α世代又在不断成长。以前说十年一代,现在几乎三年五年一代人。所以,以前在相对传统的媒体时代,在互联网的前半场积累的经验,必须要加入服务人群不断代际更新的维度,才会让我们的判断更准确。

0957466656280874.png

     世界在不断变化,有人说“历史终结了”,但今天发现它依然在演化。从前说“地球是平的”,但疫情之下全球化又面临超强挑战。我们作为互联网的从业者,作为互联网电视赛道的耕耘者,作为内容的创作者,作为服务的提供者,其中有很多东西冷暖自知。

     新技术为我们带来新的网络连接,新世代倒逼我们必须去研究,才能让后浪们有感觉、觉得这是没有“爹味儿”的服务。新世界正在给我们不断提供新的变数,需要我们对此敏感,去研判和去做出自己的新动作。

0959048104662822.png

     德鲁克说过:“我们无法左右变革,我们只能走在变革的前面。”所以面对行业的大变革,我们需要一起激荡,一起发现大屏行业当下的小变量,在砥砺中积跬步、致千里。

0959515956665647.png

     今天,我们越来越分不清楚谁是专业的内容提供者,谁是纯粹的内容消费者,全民一边消费着内容,一边在创造内容,这个“环”一直在高效地、蓬勃地流动着。

1000247318180878.png

     另一个小变量:线性归来。曾经被很多人认为可能要被互联网电视所影响的线性传播,似乎也并不像想象中那样即将下滑。比如PlutoTV是被维亚康姆收购的公司,XUMO是被康斯卡特收购的公司,他们都以视频内容的线性编排观看方式为核心产品。PlutoTV 2021年度Q1新增月活用户规模超过Netflix Q1的付费用户净增规模。之前频道线性编排式的模式,在AI时代居然迎来了新的发展空间和活力。

1000582973516505.png

     另一个小变量:垂直泛化。用户的观看兴趣和观看行为越来越分散,以前人们常说的“头部内容”占比在缓慢下滑,长尾内容占比在缓慢上升,垂直专业化的产品机会在加大,例如CuriosityStream以纪录片为主,Crunchyroll以动漫为主,都发展成了用户规模比较大的视频平台。我们的服务供给,因为网络和屏场景的不断更新,长尾正在慢慢发酵、发育、发展。在以后还会不会有那么鲜明的头部概念?没有那么大的资本只能耕耘某一个垂直市场的同仁们,是否有机会抓住全新的可能?一切事在人为,一切都在缓慢变化中。

1001298364940897.png

     全民创作、线性归来、垂直泛化,让我们关注到供给链上的一些细微变量。我曾给大家分享了我自己创造的五个词:等待破壁者、超级组织者、生意量子化、用户B&C二象性和屏组织创新。前面几个我不多说了,后面两个我继续在这里面简单提出来。其实变化就发生在我们的身边,今天我们已经很难区分一个人究竟是内容消费者还是供给者,一个用户在数字化生活中,会越来越鲜明地同时扮演着B和C的双重角色,就犹如光的波粒二象性,量子的波粒二象性一样,未来人也将同时是这个数字生态系统中的B端和C端,我们该怎么提前规划好我们与之匹配的服务?值得去思考。

1002017077337098.png

     刘慈欣在《三体》中描写了一个场景。罗辑冬眠几百年后醒来,他发现世界没有毁灭,而是进入科技高度发达的时代,无线能量传输、到处都是屏,墙壁、桌子、空中、衣服上,那就是我们预测中的屏无处不在的时代。而这个时代其实正在我们身边缓慢地到来。那么,当无数的屏出现在各种场景的时候,当它不仅出现在客厅中心时,我们需要做好屏组织的创新,包括连接协同的方法、技术、内容供给,也包括对用户场景、心理的细致揣摩,还包括认真研究在新场景中出现的屏的服务供给。未来,屏组织创新是非常有必要的。它既影响管理,也影响用户,我们一定会在与产业从业者的相互碰撞和交互中继续催生屏的组织创新。

     当生态不断聚变,当全新的场景不断出现,我们即将走入越来越鲜明的数字化生活。很多年前当尼葛洛庞帝提出这个概念时,我们每个人好像都还没有这么鲜明的感觉,但今天我们真的都已经进入到了“数字化生存”的状态当中。

     吴晓波说:“商业是一场持久战,一开始比的是灵感、勇敢和运气,接下来拼的是坚韧、格局和理性。”

1005244291136219.png

     最后,请允许我感性一下。昨天我们一个活动里,导演选择的电视剧《大江大河2》里的主题曲《和光同尘》特别打动我。“你看那盛放的花儿,来自期盼的种子。你看那丰硕果实,来自耕耘的浪漫。和光同行,跌跌撞撞的摸索。和光同舞,奋不顾身的坎坷……”

你听,那歌好像就在讲我们这个刚刚走过十年的行业。但是,歌里还有这样的句子:“和光同尘,不为盛名而来,不为低谷而去。”互联网电视产业的同仁们,站在这样的时刻,期待着我们一起调试步伐,拾起向往,去眺望属于我们的未来。谢谢各位!